《软件方法(下)》再也不能拖下去了!

softmethpart2cover.png

《软件方法》的下册一直没有出版。

我从2011年开始写《软件方法》。

2013年11月,《软件方法(上)业务建模和需求》第一版出版。

按道理,接下来应该出《软件方法(下)分析和设计》了,结果,等了几年,没有。

2018年3月,《软件方法(上)业务建模和需求》第二版出版,《软件方法(下)分析和设计》在网络上放了8、9两章的电子版。

然后,再也没有发布更新的信息。

*********

原因当然是:

写不出来

写不出来的原因是:

水平不够,对要写出来的东西信心不足。

*********

我对上册的水平是有信心的。

好好把我出的题目做会了,您会有脱胎换骨的感觉。到2021年3月为止,共出了271《软件方法》选择题,其中有225题是考查上册内容的。

quiz1barcode.png
quiz2barcode.png

从之前为软件组织服务的经历来看,对于真正有“冠军的心”,需要改进的软件组织来说,上册的业务建模和需求方法是能够带来不错的改进的。

当然,对于分析和设计,我也归纳了一套方法,否则这二十年我拿什么到处去给软件组织讲课和咨询呢?

但是,和业务建模和需求部分能带来的改进相比,分析和设计部分带来的改进没有达到我心目中的及格线。做出这个判断不难,我每天被来自各类软件组织的同学问各种问题,仅根据问题的情况和我回答的情况就足以判断一二了。

那,那么差劲还好意思给人讲课?我也只能苦笑说“全靠同行衬托”。

引用刷过很多遍的一本小说里的一段:

/*

“为什么心情不好,是因为手术不顺利吗?”邓文胜实际上已经开始采访了。

凌然被他说得停下了轮椅,翘着脚,给了个回答:“手术顺利,但肝癌手术,5年内的复发率是60%到80%,外科医生就算切除得再干净,也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。”

“所以说,你是在为患者担心,是吧?”邓文胜立即在心里为凌然再记一笔,同时出言确认。

“外科手术,并不是肝癌的解决途径。”凌然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。

“那您认为解决途径是什么?靶向药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凌然并不喜欢这样的答案,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一句,然后用更快的速度,开着轮椅,出了走廊。

——《大医凌然》,志鸟村,第482章

*/

*********

业务建模和需求,我们扮演的是摄影师。只需要如实描述业务现实和涉众利益,如果花时间去调研,总有验证的方法。做不好的后果是明显的——东西“卖”不出去。

分析和设计,我们扮演的是上帝。需要构思整个机理,而且似乎自由度很大,怎么做都可以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。做不好的后果就没那么明显——成本增加而已,至少东西“卖”出去了啊!

*********

既然水平不够,那就要加强学习啊!

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,我的阅读量本来就很大。我在上册里面也说了:

refbook.png

像这个,可不是AI能够整出来的:

中文书籍中对《人月神话》的引用(共110本)>>

偶尔有同学询问“潘老师,您看过某某书吗”或推荐“潘老师,某某书不错”。其实,所提到的书我大概率是看过的,甚至有的书一开始还是UMLChina翻译的呢。

不过,简单的思考真的解决不了复杂的问题。看个《设计模式》、《领域驱动设计》,背个SOLID原则,离解决问题还远着呢。

*********

于是我又进一步加强了学习。感谢网络,感谢iPad和Apple Pencil。

令人悲哀也令人欢喜的是,好像其他人也没有达到我期望的“水平”。说的就是老外。

不过,眼看着距离开始写《软件方法》的时间快十年了,黄裳剿完明教回来写《九阴真经》上下两卷也没花那么多时间啊。

既然大家也都不太行,那也就不要要求太高了,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,不搞“伪创新”就可以了。

接下来,会在公众号连载重新写过的《软件方法(下)分析和设计》的内容。

也可以带你的项目来参加这个训练,由我在课上剖析项目:

剔除“伪创新”和“无领域”的领域驱动设计-网络公开课>>


weixinpanjiayu2.jpg